首页社会戾妃天下靠这五只股票 巴菲特今年就赚了230亿

戾妃天下靠这五只股票 巴菲特今年就赚了230亿

[db:文章标签]关于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研究和报道已经是车载斗量,但是他职业生涯中还是颇有不少成功的投资表现没有得到充分的评价。从1965年到2018年,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总成长幅度达到了近百分之一百一十万!相应的,过去六十多年来,巴菲特自己的个人财富也从大约1万美元变成了800亿美元——这还没有算上奥马哈神祗多年以来慷慨捐出的大量善款。

伯克希尔首席执行官为自己个人,也为股东们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他主要靠的就是两招。

第一招就是,伯克希尔很擅长直接收购看好的企业。迄今为止,伯克希尔已经进行了数十笔收购交易,使得自己的业务覆盖了众多千差万别的行业和部门。铁路运营商BNSF、保险商Geico、休闲餐饮连锁店Dairy Queen……众多子公司虽然立足在不同的市场,但是都为伯克希尔的利润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

只不过,巴菲特看上的企业,毕竟还有很多是伯克希尔吞不下去的。在这些企业身上,他就要用到第二招了,即资产管理。巴菲特和他的团队管理着伯克希尔47只股票(截至第二季度结束的数据)构成的巨大投资组合,后者的规模超过2060亿美元。虽然伯克希尔曾经或者正在持有的股票,并不能说每一只都大赚特赚,但是整体而言,其中大部分的长期表现都是可圈可点,让巴菲特和伯克希尔的股东们获得了可观回报。

2019年迄今为止,计入股息,巴菲特的重仓股当中有五只的增值幅度都超过了10亿美元。事实就是,这五只股票联合起来,为伯克希尔贡献了超过230亿美元财富,相比之下,巴菲特因为卡夫亨氏或者梯瓦制药等错误投资遭到的损失实在就算不得什么了。

下面就是巴菲特投资组合当中的2019年(截至9月3日)五大明星股,按照增值幅度排列。

苹果:增值124.4亿美元

苹果是伯克希尔投资组合当中的头牌重仓股,而且比起后面的股票规模差距明显,因此,苹果在任何特定年头当中成为整体投资组合表现最大的功臣或者罪人,都没有什么值得好奇怪的。伯克希尔持有着近2.5亿股苹果股票(大约相当于苹果发行在外股票的5.5%),这些股票年初至今计入股息升值了124.4亿美元,整体回报率30.5%。

苹果的股息始终在稳步增加,而且一直在大力度回购股票,这些已经是众所周知,而此外,巴菲特还看好他们的创新能力和现金流潜力。尽管今年第一季度当中,iPhone相对而言表现平平,但是依然控制着北美市场大约40%的份额。更加需要指出的是,苹果的5G手机预计将在明年下半年推出,而届时这一比例完全可能得到进一步提升。

此外,苹果的可佩戴设备,以及流媒体服务也在持续成长通道当中,这就意味着,靠这自己强大的品牌和转型为服务公司的战略,苹果的持续现金流产生能力将让人惊叹。不必说,这样一只股票已经成为了巴菲特的金鹅,是不可能被卖掉的。

美国运通:增值35.3亿美元

自从摆脱了与Costco (同样是巴菲特的投资对象)结束合作的不利影响之后,美国运通的股价表现就变得不可阻挡了,今年尤其是如此。开年至今,这家美国金融服务和放款巨头的股价上涨了近24%,让伯克希尔获得了超过35亿美元的理论收入。

尽管受到了Square 等后起玩家的挑战,但是很大程度上也拜美国人消费支出的增长所赐,美国运通还是守住了自己的阵地。公司最近一个季度的财报显示,美国消费支出增值了7%,全球增值了5%。这无疑是美国运通的重大利好,因为他们既能够向使用自己网络的商家收取费用,也能够向使用自己信用卡的消费者收取费用和利息。当美国和全球经济处在扩张阶段时,美国运通总是能够水涨船高。

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美国运通往往都更重视较为富有的消费者人群。这些小康以上的消费者哪怕遇到景气不那么好的时候,也不大会节衣缩食,这也就意味着,只要经济不遇到大麻烦,美国运通的表现就不会受到怎样的冲击。

可口可乐:增值34.9亿美元

饮料巨头可口可乐的股票,巴菲特已经持有了三十多年了,而今年,这只老牌股票也焕发出了新的光彩。一般来说,可口可乐股票都是以几乎没有什么波动可言而闻名,但是今年迄今为止,该股却大涨了近17%,于是伯克希尔也就有了近35亿美元的未兑现利得。

可口可乐股票在2019年之所以能够获得如此出色的表现,当然要归功于他们核心品牌的成长,以及在全球市场上份额的扩张。7月间,可口可乐发布了第二季度财报,有机销售额增长6%,运营所得增长14%的表现让投资者大喜过望。虽然细化下来,价格上涨和产品种类增加也为有机销售额做出了不小贡献,但是三分之二的增幅还是来自消费需求的增大。

可口可乐是一家典型的必需消费品公司,当投资者感到神经紧张时,这样的股票就会有更大的市场。当收益率曲线出现反转,国际局面趋向紧张,华尔街就会感受到经济增长减速,甚至是衰退到来的威胁。考虑到如果计入通货膨胀,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些低波动且股息可观的股票如可口可乐的吸引力就将大幅度提升。

美国银行:增值22亿美元

以价值计,美国银行是伯克希尔投资组合当中的二号重仓股。根据年初时的股数计算,计入股息,美银股票为巴菲特带来了23.9亿美元账面利润。不过,4月间,伯克希尔又购入了超过5300万股美银股票,而具体价格不详。总体而言,哪怕按照最糟糕的可能性(4月在价格峰值附近买进)来计算,美银股票今年至少为伯克希尔做出了22亿美元的贡献,当然实际数字也可能更高。

作为对利率变化最为敏感的银行之一,美银今年的表现得益于利率的稳步提升。只不过,伴随联储7月底进行了近十年多以来的首次降息操作,情况可能正在发生变化。好在,联储的举措总是相对缓慢和深思熟虑的,这就让美银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调整自己的业务,做到利润最大化。

自从大衰退以来,美银一路上削减运营支出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他们专注于数字化银行服务,强化内部管控来避免不菲的法务支出,现在,美银的营收转化为盈利的比例要比以前高出不少。

穆迪:增值18.3亿美元

最后一个登场的是投资者服务公司穆迪,这也是2019年伯克希尔投资组合当中最闪亮的名字之一。计入股息,该股今年迄今为止的回报率达到了52%,让伯克希尔账面上多了18.3亿美元的利润。

和前面多数重仓股一样,穆迪的股价也得益于超过预期的运营业绩。他们第二季度12亿美元的营收创造了公司史上纪录,而其领跑者就是分析营收。具体而言,研究、数据和分析销售额猛增14%,达到3.153亿美元,而信用研究和评级需求表现依然强劲。整体而言,穆迪完全可能将全年每股盈利预期从之前的7.85美元至8.10美元区间提升到7.95美元至8.15美元。

对于大多数其他企业而言,市场的动荡会是个坏消息,但是对于穆迪这样的分析提供商而言,却提供了他们大展身手的舞台。穆迪的商业模式就决定了他们的表现是几乎不会受到任何经济周期变化困扰的,决定了他们是具有长期价值的投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