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体育韩卫国父亲是韩先楚耐克、阿迪达斯国内最大经销商上市,昔日“鞋王”能否借此翻身?

韩卫国父亲是韩先楚耐克、阿迪达斯国内最大经销商上市,昔日“鞋王”能否借此翻身?

[db:文章标签]新经纬客户端10月13日电(赵佳然)近日,运动鞋服零售商滔搏登陆港交所,其背后母公司正是两年前宣布私有化的一代“鞋王”百丽。

此次滔搏国际全球发行约9.3亿股,定价8.5港元/股,合计融资约76.22亿港元,滔搏国际首日收盘价为9.25港元/股,市值为573亿港元。截至10月12日休盘,滔搏股价报9.70港元,涨幅4.86%。

滔搏10月12日股价表现。 来源:wind

私有化退市两年,百丽“卷土重来”?

公开资料显示,滔搏国际是鞋履零售商百丽国际旗下的运动业务板块。2006年百丽国际成为滔搏国际的控股公司及控股股东,并且滔搏国际一直作为百丽国际的一项独立业务在运营。目前,滔搏国际最大的控股股东是百丽国际。

2017年,曾被称为一代“鞋王”的百丽国际宣布私有化退市。其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2月28日,百丽集团净利润为24.03亿元,同比下降18.1%,而早在2007年,公司净利润上涨达102.66%,同时营收涨幅为87.09%。公司方面认为,百丽的利润下滑主要由于利润更高的鞋类业务收入、盈利大幅萎缩。

百丽国际私有化后,高瓴资本持有公司57.6%的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鼎晖投资持有11.9%的股权。高瓴资本CEO张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及,随着领域创新的产业化落地,传统产业与新技术融合加速,高瓴资本将用科技的力量帮助百丽进行转型。

目前来看,滔搏的市值已超过百丽国际私有化时的531亿港元。招股书显示,滔搏国际2016年、2017年、2018年营收分别为216.9亿元、265.5亿元、325.64亿元;2018年占据中国运动鞋市场15.9%的份额,居行业第一。

根据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中国在体育相关用品及服务方面的消费总额由2014年的2777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405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9.9%,且预计于2023年将达到6101亿元,自2018年起复合年增长率将为8.5%。艾媒咨询在分析报告中称,预计2020年中国体育消费市场将达到1.5万亿元。

然而,对于滔搏国际上市是否能帮助百丽“卷土重来”,有业内观点认为,体育板块上市并不能改变百丽自身的状况,所以百丽本身能否“华丽转身”与其关系不大。

高度依赖耐克阿迪,关店与开店数持平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2月28日,滔搏国际在268座城市共有8343家直营门店和1880家下游零售商经营的加盟店。滔搏国际已与耐克合作长达20年,为耐克全球第二大零售合作伙伴及客户;与阿迪达斯合作长达15年,是其全球最大的合作伙伴及客户。

阿迪达斯门店 中新经纬 赵佳然 摄

截至2017年、2018年、2019年2月28日及截至2019年5月31日,耐克和阿迪达斯这两大主力品牌销售收入分別占总销售收入总额的90.0%、89.4%、87.4%及88.8%。弗若斯特沙利文分析称,以2018年零售额计算,滔搏国际作为百丽国际的运动板块业务,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运动鞋服零售商。

然而,对于耐克、阿迪达斯的高度依赖也为其带来了风险。虽然滔搏的合作品牌也包括彪马、匡威、范斯、斯凯奇等,然而其营收主要依靠耐克、阿迪达斯两大主力。

滔搏国际在招股书中表示,依靠少数几家品牌合作伙伴提供销售产品,一旦未能与其保持良好关系或未能续签零售协议,则对公司盈利能力和业务前景造成重大不利影响。有观点认为,代理商通常只负责销售环节,同国际品牌议价能力较弱,受限较多,如遇合作品牌出现口碑下滑等不可控情况,则会对代理商带来打击。

值得注意的是,滔搏国际拥有的门店数量虽然庞大,但近年来其关店数量几乎与开店数量持平。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2月28日,滔搏国际新设门店1415家,而关店数量达到1374家。

除此之外,在营收保持连年上涨的同时,公司的租赁成本也在持续增加。2017-2019财年各期末,公司门店租赁开支分别为24.18亿元、25.62亿元、29.72亿港元,租赁负债从4.45亿元上升至8.82亿元。

对于滔搏未来发展前景,安信国际分析称,目前滔搏与耐克合作达20年,且为阿迪达斯全球最大的零售合作伙伴及客户。未来与品牌合作伙伴保持良好关系或未能续订零售协议,对业绩有重大影响。

业内分析人士称,对于滔搏来说,如何把握店铺选址、单店盈利、以及因关店造成的损失等都是滔搏国际需要认真对待的潜在风险。此外,作为代理商,滔搏国际的库存消化受制于上下游客户关系,而客户关系的稳定程度则直接影响到公司盈利。(中新经纬APP)